笔趣阁 > 道君 > 第两百章等!
  盆地内一个坑,一片凌乱碎石,重点是那株赤阳朱果不见了,坑就在赤阳朱果的位置,坑周围的硬石地面龟裂如蛛网。

  一群月蝶在上方振翅照明,整个山顶一片朦朦光亮,远看犹如一颗发光的宝石坐落在山顶。

  月蝶下则是一群修士在搜索。

  好一阵后,一群人收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围着寒冰嘀咕了许久。

  将情况了然于胸后,寒冰领着几个人走到了一座耸立的岩石下,一起抬头看着上面裙袂飘飘、散开的长发在寒风中猎猎飘扬的雪落儿。

  “小姐!”寒冰拱手喊了声。

  山上大部分地方的积雪剥落,许多地方都裸露出了黑色的岩石,扫视的目光收回,雪落儿慢慢回头,乱发倒吹拂面,风情别样,却是冷目如电。

  一群守山修士战战兢兢低下了头。

  雪落儿人从岩石上闪身而下,轻飘飘站在了众人跟前,从岩石后面拐入的风令她长发飘摇不定。

  寒冰到她身侧,让出了身后几人,挥手示意了几人手上的东西,示意了雪落儿请看。

  有两人手上捧着赤阳朱果的残枝,那真是残枝,零零碎碎的。

  还有人手上捧着一块焦黑的、半椭圆的、丑陋的石头,又不像石头,有些地方似乎散发着金属光泽。

  “什么意思?”雪落儿冷冷问了句。

  寒冰上前抱了那丑陋石头过来,近前给雪落儿细看,“小姐您看,这应该是陨铁的一种。”

  “陨铁?”雪落儿疑惑,抬头看向了夜空。

  寒冰颔首:“小姐,器云宗平常也收购这东西,陨铁我也见过一些,外表大多都是烈火焚烧过的焦黑模样。”

  雪落儿:“你想说什么?莫非是天降陨铁,刚好砸中了赤阳朱果果树?”

  寒冰轻叹道:“怕也正是如此,只能说是太巧了。小姐,您过来看…”将手上‘陨铁’交还给了手下,亲自领了雪落儿到坑边,指了指:“这地面的坑明显是受到巨力轰出来的,加上山顶的这块陨铁,除了老天爷为之,应该也没其他解释。”

  说罢还摇了摇头,也颇为无奈。

  她很明白这事对小姐的影响,小姐每年都要去老主人那边住一段时间,老主人所居的‘玄冰宫’奇寒无比,就算是修为高深的一般修士也难以久待。

  而小姐要想在那奇寒之地居住,每年前往时都会服下一颗赤阳朱果,因这赤阳朱果有那抵御奇寒的功效。如今赤阳朱果没了,连果树都毁了,小姐想要再去那奇寒之地居住怕是不行了。

  而老主人对外说赤阳朱果是自己用的,只是为了不让小姐难做而已。老主人的意思很简单,谁想要赤阳朱果有本事亲自去找老主人说去,老主人不答应,这天下没人敢纠缠。

  至于雪崩,对于长期生活在雪域的人来说,都能理解,动静太大就有可能造成雪崩。

  事实上袁罡就是欺负这些人不懂那些未知的东西,否则这现场由他来查看的话,定能看出一些明显的端倪。

  雪落儿:“怎就这么巧,怎就刚好砸在了这山顶,砸在了赤阳朱果的果树位置?”

  寒冰苦笑:“人为的可能性不大,一旦有人靠近,雪魃发出的警讯必然会惊动守卫,也许是天意难测吧!”

  “天意?”雪落儿抬头看天,长发在风中凌乱,喃喃自语,“天意为何如此?”

  寒冰沉默,这个她也不好说。

  雪落儿收了一脸迷惘神色,风中转身,闪身掠向了山下,一部分人留在了山上继续,一部分人跟着向山下飞去。

  崩塌的积雪中,不时有雪魃扒开积雪钻出,发出一声声仍有余悸的哀鸣,有的雪魃将周边积雪染红,僵硬在雪堆中一动不动。

  落在山脚的雪落儿稍微停了下,将这一幕幕纳入眼底,随后飞掠而去,返回了琼楼玉宇之地。

  接近雪崩之地查看的各派修士亲眼目睹了雪落儿等人的离去。

  不少人清晰记得,雪崩之前山上似乎有一声震响,然而又不敢跑上山去一看究竟,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条人影飞掠上山,落在了山顶雪墙中。

  看清来人,雷宗康松了口气,对落地的牛有道拱手道:“道爷!”

  话刚落,雷宗康猛然抬头,借着火光,只见挂在一张布下的袁罡从天而降,落在了雪墙外面。

  “……”雷宗康懵了一下,袁罡从天上飞来的?

  落在雪墙外的袁罡一阵小跑停下,从三角翼下钻出,随后挥臂连斩,将支撑三角翼的架子给稀里哗啦劈断了,随后抱了一团,跑到山顶,翻过雪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