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九七四章 你这个蠢货!

第九七四章 你这个蠢货!

  巨安欲言又止,若是平常,师祖这态度他也不会多说什么,不会打扰师祖,可现在茅庐别院那边的情况确实紧急。

  犹豫再三后,他还是忍不住再提醒了一次,“师祖,此事如何处置?”

  他希望钟谷子能发个话,哪怕钟谷子不出面,只要钟谷子发了话,他就能立刻回去以钟谷子的话勒停纷争,解茅庐山庄那边之急。

  闭目中的钟谷子徐徐道:“你想如何处置?”

  巨安:“请师祖定夺。”

  钟谷子闭目问道:“你师叔去了圣境,茅庐别院那些人是紫金洞弟子吗?”

  巨安:“不是。”

  钟谷子:“名义上,他们都是外人,你让我怎么定夺?是讲理后胳膊肘往外拐处理本门弟子,触及其他太上长老那一系的弟子,还是不讲理偏袒本门弟子处理茅庐别院的人?”

  巨安明白了他的难处,“师祖,起码可以两不相帮,勒令双方停止纷争。”

  钟谷子:“这种事自然有宗门执法的人去处理,我已经退隐,宗门能处理的事,轮不到我出面,我出面插手这个不合适。巨安,我时日无多,公然插手了这种事,就把他们得罪了,他们不敢把我怎样,可你们却没有退路了,你师叔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一定,懂吗?”

  对他来说,茅庐别院的其他人并不重要,他寿限将近操心不了那么多。

  巨安默认低头……

  正殿后院深处,闻墨儿站在一处轩阁内等候了一阵,方见宫临策来到。

  闻墨儿之前离开茅庐别院后就来了这里,求见宫临策。来因和巨安有关,之前虽听说了,但宫临策一直没有跟她说那事,既然宫临策没说,那等事情她不太好意思主动询问,义父不说是不是存了什么变化,她是存了一丝希望的。

  直到巨安提着果篮来示好,印证了大家的说法,她终于绷不住跑来了,来到后却获悉宫临策在与其他门派的掌门商议事情,只好等着。

  步入轩阁内的宫临策笑问:“墨儿有事找我?”

  闻墨儿矜持有礼道:“打扰了掌门议事,弟子罪过。”

  宫临策:“无妨,有事直说。没有外人,不要生分,唤我义父便可。”对于这丫头,他多少是有些内疚的。

  闻墨儿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略犹豫后还是试着问了,“弟子听到一些传闻,说义父和牛长老商定了,要让弟子嫁给龟眠阁的巨安师兄,不知传言是否属实?”

  宫临策沉默了,这事他有些难以开口,加之从圣岛回来时,玉苍及宋国三大派的掌门都跑来议事了,一时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想不到闻墨儿主动问及了。

  略作沉默后,他叹了声,“墨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样安排也没什么不妥。”

  这回答无异于承认了,闻墨儿银牙咬了咬唇,面露苦楚神色道:“义父,弟子不想嫁人。”

  宫临策凝视着她,又沉默了一阵方徐徐道:“身为你的义父,我有责任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巨安老实本分,是个可托付终生之人。”

  闻墨儿痛苦道:“义父,当初你想让我嫁给牛有道,如今又要我嫁给巨安,若是情况有变,是不是又要让我改嫁他人?”

  这话无异于戳了宫临策的痛点,这不是什么光彩事,宫临策瞬间勃然大怒,“放肆!”

  闻墨儿低头,眼睛红了,眼眶湿润了。

  宫临策呼吸沉重,盯了她一阵,最终负手转身,慢慢踱步走到了凭栏处,眺望满园花色,待双方情绪都略有冷静后,宫临策又叹道:“这事我仔细想过,的确是有点委屈了你,但为父是男人,比你更了解男人,嫁给巨安真不是什么坏事。”

  “你若想要权势风光,巨安也许不是合适的对象,可若想找个可靠的男人,巨安不会辜负你,比那些油头粉面、甜言蜜语的强百倍。你若真是那种仰慕那权势风光的女人,也不会拖到今天不嫁。墨儿,你放心,为父既然帮你做出了这个抉择自然会对你负责,只要为父在一天,在紫金洞你们就能安稳度日,没人会为难你们夫妻。”

  夫妻?闻墨儿泪眼婆娑道:“弟子非嫁不可吗?”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此乃古礼,不可违!这事就这么定了。好了,我还有事,几位掌门还在等我,你先回去吧。”宫临策背对着给出了最后决定,语气不容更改,却不敢回头去看她的哭脸。

  这是他当众与牛有道击掌为誓定下的婚事,若非不得已,他堂堂紫金洞掌门不会公然出尔反尔。

  闻墨儿泪珠儿在脸颊滑落,她此时的心情无人能体会,哭着慢慢转身,慢慢离去。

  然而还没走出轩阁,便有一紫金洞弟子快速闪来,见她哭了,略怔,不过还是向宫临策紧急禀报道:“掌门,茅庐别院那边出事了,茅庐别院的人和本门弟子打起来了……”飞速将情况讲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