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有待 > 第一章笺西来
  永安,戴公府上。

  一方小室中,少年着一身白衣,低头冥思。这少年虽是右手拄头,那棱角分明的额头却仍旧显眼,但是更为显眼的却是少年印堂眉心间那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

  若是再有些下山的自称道长佛陀见着了,估计又是得说出一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来,什么短命相啊,什么什么生不逢时啊,等等。

  “吱呀”

  雕刻着蟠桃云纹的木门被一下推开,一道挺拔的身影大步跨入房中。

  “秦方,有消息了?”面容瘦削并生长髯的中年男子颇有些着急地问道。

  “是西梁那边来的信。戴叔,您自己看看吧。”被唤作“秦方”的少年将手中玉版密信在空中一甩,戴笙两指一并,轻松夹住。前者趁着这个空挡,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玉版,自蜀中出,因纸色白而质坚,被文人士子奉为至宝,遂有了“玉版莹润如真玉”这般美誉,是作笺的上佳之选。

  “龙泉?干什么?他为何要去拔龙泉?”束发长髯披麻布衣的戴笙看了寥寥几眼便已知个中含义,只是不知这酒疯子为何要去拔龙泉?!绕是他戴笙养气功夫之好,也不得不又惊又气,就差没开口骂娘了。

  龙泉谷,素来是天下凶地。据说那地方邪气的很,谷中上万剑,埋于剑山之上,长年寒气森森,犹如死地。常人入不得龙泉谷,曾有山野樵夫不信邪搭伴进入龙泉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行五六人,不见一人归。只有不得已路过的商贾半夜舟车劳顿听见谷内传出阴物嚎叫,令人毛骨悚然。即便是卓尔不凡的武林中人,没些个斤两也是不敢踏入这有如生命禁地的龙泉之谷。

  其实史记中的龙泉谷并非如今景象令人谈而色变,非但不是什么凶地,反而是一处自成一派的洞天福地。龙泉之所以出名,只不过世上有名剑,其名叫“龙泉”。

  “能把刘伶引去‘拔龙泉’的,也就只有那个老神棍了。”秦方捋了捋眉前发丝,眼神阴翳道。

  少年面容颇为清秀,隐隐间有女子相,生得一副丹凤眉眼,让人一眼便惊为天人。

  “误人子弟,误人子弟啊!当年姚三江弄的这一出戏,坑了多少人!”戴笙说了一句连秦方都摸不着头脑的话,而后愤然转身离去。

  玉版纸从空中滑落在地,却未惊起一片灰尘,一如世事浮沉变迁。

  ————

  藤茶,酌颈杯。

  “这秋高气爽的天气,喝这清凉茶貌似有些不合时宜啊。”秦方缓步走入凉亭,大大咧咧坐下,端起“颈杯”一饮而尽。

  “这不都是为了给你消消火呐。秋高气爽,既是清凉,也容易藏纳火气。”长髯戴笙将黑砂壶放在一旁,从袖中“捉”出一个锦囊。

  “呦,戴叔,又想祸害哪位朝廷命官了?”秦方接过颇为精美的锦囊,拆开了看,眉头骤然拧紧。

  “这些人是……”

  “算是我托你办事。”戴笙端起颈杯,一口一酌道。

  “洞玄山庄?这不是几十年前就烟消云散连,后人都被朝廷一并斩草除根了的所谓‘乱臣贼子’么?”

  “并不算是。当年我留了他们一条生路,只不过不知道如今‘洞玄’陈家还有几分香火,想要你去替我看看。”戴笙低着头喝了一口从江南水乡运到北地永安城的藤茶,微笑道。

  秦方扯了扯嘴角,不禁一时间头大如斗。常人这么笑倒还算正常,你戴笙这般笑了,那可就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了。

  大唐能一气吞五国,并中原而为一,大部分都离不开这些绣口一吐便是半个天下的文臣书生。所谓武夫杀人不过抬手起落间,而文人杀人,不过说几句话,做几个动作罢了。试问谁人能单枪匹马生生将三座富饶之城在几日尽数屠戮一空?

  就算是天下公认武夫之首“林一鹤”,也一样是要摇头的!

  布衣之怒,虽非免冠徒跣以头抢地,但也不过血溅五步,想要天下缟素,难如登天。

  文士一怒,可教你烽燧尽燃,国号不存!说是流血漂橹三百里,也丝毫不过分!

  大唐最初吞下的北魏、东越和天池三国之中,就有两国之祸是于眼前这个从来不苟言笑却又平易近人的长者之口。

  “亡国宗族,男则杀尽,女则圈养”这种极为惨绝人寰的绝户策,也就只有这人才说得出口。之所以放过些许女人,还是因为顾及了一些将军藩王的小算盘才有的“退步宽限”。否则,举国之内,皇室死绝。就连一些事先被流放的皇子皇孙以及暗棋,都被这人一手连根拔起,用唐刀削去了头颅,挂在城楼之上示众。

  “得了,戴叔你还是一本正经来的好,这笑得我渗得慌。”秦方收起锦囊,揉了揉眉心道。

  “呵呵,怎么,终于感觉你戴叔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了?”戴笙一声调笑,接着轻轻一叹:“哪怕我戴笙真是个魔头,也不会像姚三江那般,连自家人都算计。”

  “你说老神棍是不是受了那个什么姚三江的蛊惑,这才把师父引过去?”秦方摩挲了微微有胡茬冒出的下巴,眼中吐露出心中的不平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