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有待 > 第二章不如见世道
  乘着夜深无人,一道白色身影在月光之下辗转腾挪。

  秦方感受着体内气机的流动,不得不感叹武道实在是一门苦力活,从一个与赌棋老头儿相依为命的孤儿,到如今逐渐被世人忘记的剑翁的记名弟子,就用去了他十六年的时光。

  我非世上人,无奈命途穷。

  从一个原本充满高科技的太平盛世,神使鬼差地到了这个与前世世界古代差不多像的鬼地方,秦方只能是无语泪流。而清醒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然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了七年。

  在戴公府查看了藏书阁以后才知道,那叫开窍。

  先不说怎么重生的,秦方就连自己前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懵懵懂懂挺了过来,想想都得拍手叫好,不由得有些佩服自己。

  从记事开始,秦方就和一个外表猥琐肮脏实则内心更为之猥琐的老头住在一起。直到如今,秦方都不知道老头到底叫个啥名。问他跟自己一样姓秦?老头只是摇头。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对于秦方而言,这家里不仅是穷,更多的是懒。从秦方五岁起,老头就再没有下过厨开过灶,每天能有个两餐饱食便是老天爷大发慈悲了。

  老头每天早出晚归,乐在其中。这倒不是什么勤勉敬业的行为,这老头只不过去跟人赌棋去了。老头自述平生最大嗜好便是赌棋,不过都是输多赢少,最开始用以支撑家境的几块碎银子也被老头儿给输了去。

  秦方也纳闷,这老头既然棋艺不精,为何还要每天都去找人赌棋?甚至家里揭不开锅,也要跑到街上“顺”来一些黄白物去赌棋,被人发现了也少不得一顿暴打,可老头仍旧乐此不疲,真是奇哉怪哉。

  秦方也不是没问过,但每次都被老头一口不符身份的仁义道理说的哑口无言,久而久之也就认命了。

  想到这,秦方不禁扯起一丝古怪的笑意。跟着老头学了几招,到了实在斗不过肚子里的神仙的时候,就学着样子靠近一些官家富贾顺些银钱,。不过第一次心情过于紧张,被人抓了个正着,幸好那人算是个微服私访的青天大老爷,只是说了两句也就放过了他。

  说来也怪,从此以后秦方再做这等为人所不齿的勾当,也只有一次失了手。也正是那一次,他遇见了酒疯子刘伶。

  “不知道老头是否还活着……啧,就他那个惫懒性子,要是没我做饭,估计是早饿死了喽!”

  秦方摇了摇头,撇着嘴,有些自嘲。摸了一把脸,手上略微有些湿了。

  ————

  永安城,当之无愧的大唐首府,方圆之内百里之地皆是永安城的辖区,分宫城皇城,郭城三等,这和前世秦方所知道的长安倒是十分相像。

  秦方沿着朱雀大街出崇德门,此时也走了不下数里,可愣是没见着官道的边,这让秦方天亮之前到官道的想法轰然倒塌。

  “能走多远是多远吧。”秦方刚说完,不由得斜了一下头,心中有些讶异。

  “这大晚上的,是哪个吃多了出来瞎嚷嚷?”带着疑惑,秦方只能一步一顿走向前方不远处火光摇曳处。

  “嘿!这真是有缘了。”秦方眼尖,定睛一看,发出一声怪叫。

  ————

  白日里风流倜傥不可一世的青衣儒生,此时正倒在地上浑身鲜红,生死不知。

  肌肉虬结的汉子刘树也是身负刀伤,有几道甚至深可见骨,尽管血流如注,刘树却仍旧只是勒紧了伤口上的布条,一步不退。

  这可怎么退得?!二公子已是气息奄奄,要是三公子再有什么差池,这如何跟老爷交代?如何跟自家老爹老妈交代?

  “就是死,也得保三公子无恙!”汉子心中一声大吼,随即抄起刚刚掉落的大刀,再次冲杀了过去。

  男扮女装的“三公子”刘圆圆此时已是泣不成声,抱起倒地的二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白色药丸与他服下,希望能吊住一条命。

  骑马的长髯束发男子站在众人之中,看着再度冲过来的汉子,嘴角扯了扯,表现得颇为之不屑。

  “老三,快点解决!要是让永安那边知道了就麻烦了!”长髯客身旁一身着黑色重铠的大汉有些恼怒地吼道。

  重铠大汉最讨厌谢老三这个毛病,杀个人都要磨磨唧唧地,跟猫捉老鼠一样,这就好玩了?!早知道眼下可是在永安城的辖区里做事!这谢老三非但不

  着急,反倒是更为的悠闲了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温火煮青蛙”。

  煮青蛙?煮个屁!

  大家伙都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跟我卖命,你倒好!在这慢慢腾腾。要不是看在你谢老三是上头大佬派来的,老子早一旦把你劈两半喂狗了!

  心里可以这样想,但要真做起来,洪崇虎还真不敢。这上头的人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插谍子的手段更是一流,说不定身边就有一个所谓“兄弟”是他们的人。

  不动手则已,这要是一动手说不定连谢老三一根毛都碰不到,自己就被人给宰了去!那就亏大发了!

  不过饶是如此,洪崇虎还是没忍住重重哼了一声。

  “好了好了,洪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永安不会知道的。”谢老三兴许也明白这地头蛇有些愤愤然了,挥了挥手。

  “接下来,就得收人命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