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则重生传 > 第15章见证彼此
  一天的考核结束之后,新兵们并不是各自回家,而是就在军营中休息,明日接着考核。

  他们这里的新兵军营是城营,不是行营。

  城营一般有操练场和水泥宿舍,还有完善的食堂和卫生设施,总体生活条件十分不错。

  但行营则是行军作战临时驻扎的军营,一般依靠水源,建设木墙,搭建营帐,挖营沟,还有在合适的位置挖一个公共茅厕,吃饭也不会太讲究,一般以小队为单位,五十人一队,自主解决生活问题。

  现在于烬他们住在城营,而且还是天京城的城营,那条件就更好了,虽然比不上他的侯府之家,但对于大部分平民新兵而言,这城营的生活条件已经足以让他们感到幸福了。

  整洁干净的营舍,鱼肉蔬果都有的晚餐,闲暇时间也可以到操练场耍耍刀枪,晚上还有篝火会,一起吃酒谈天,简直不要太爽。

  就为了这一晚上,哪怕明天没有通过新兵考核,也不枉此行了。可以说今晚就是对那些没通过新兵考核的新兵的一些补偿,也是对大部分即将从军的青年新兵的一种壮行,是大伙选择从军,皇朝给予的一个小小的福利。

  “你没事了?”郭天一手提着一个酒壶,一手抓着一块油腻的烧猪肉,满嘴油光地说道。

  于烬、郭天和寻白三人作为一个三人小团伙,此时围在一起吃肉灌酒。

  “没事,吃了个什么熊胆圣膏之后就什么酸痛都没有了,现在的我感觉可以打一头老虎……”于烬叼着一块鸡肉,扬起酒壶,豪迈冲天般说道,但说着说着又感到有些不对,老虎何等迅猛,以他如今这种力量,应该还是打不赢老虎的,临时改口道:

  “老虎应该打不了,但十个八个唐冠应该还是可以的,又或者一晚十个八个姑娘也没问题。”

  说完,于烬又狂灌了一口酒,军中的酒烈度一般极低,酒味也很淡,不过喝起来很爽,爽的不是酒味,而是那种狂灌入肚的豪爽,淡淡酒香回荡,让人放松。在平时严峻森然的军营中,重压之下能灌一壶这样的淡酒,非常舒服,而且也不会醉,一般不会影响第二天的训练或者作战。

  “熊胆圣膏!那可是好东西啊,皇宫才有的内伤圣药啊,只要身体根基没有伤到,什么内伤都不算伤。”寻白听到于烬说熊胆圣膏,不由叹道,不过他倒是没有像于烬和郭天那般狂吃狂喝,他家里开酒楼的,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没吃过?对这里的油腻肉食和淡酒不太感兴趣。

  “对了,于烬,趁现在这么闲,我问你个问题,不过你要是听不明白我这个问题就不用回答了。”郭天随意用袖子擦了擦油腻的嘴巴,然后看着于烬说道。

  “什么问题?这么严肃?”于烬看到郭天忽然一副认真的样子,有些奇怪,但郭天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当场凝固……

  “于文则,泰山矩平人,克广戚,破张绣,整青州,官渡鏖兵,追随曹丞相十数年,立功无数,你,是他吗?”郭天满脸油光,眼神却非常认真地看着于烬,或者说是看着于禁。

  郭天那简短的话语意思非常清楚,但却让寻白很费解,泰山?那是什么山;什么广戚张绣又是什么?曹丞相又是哪位?以他博闻的见识居然从来没听过。

  寻白虽然不知道,但是郭天这段话却让于烬感到另一个世界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同样是一个他无比熟悉的世界,那里也有他熟悉的亲朋,有他的功业,他的遗憾……

  这一刻,他知道他那个前世是真实存在的,那些曾经的过往也是真实的,那并不是一个梦,因为有人见证了那一切,而这个人就在他面前,与他来自同一个世界,见证过彼此的存在。

  这是一种根本难以抑制的亲切感。

  于烬浑身都在颤抖着,鼻子发酸,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此刻居然在流泪,而且还是那么的肆意和癫狂。

  郭天看到于烬颤抖的身体和滚滚流出的泪水,知道他的猜测没错,同样感到有些鼻酸,眼线模糊,但却要比于烬更加癫狂地大笑起来。

  他们不是孤独的,这种孤独不是指在这世界独自一人,而是在这个广袤浩瀚的世界上,却找不到一个能证明他们曾经在另一个世界存在过的人,他们所认为的前世很可能是假的,仅仅是一场梦。

  但现在,他们证明了彼此,所谓他乡遇故知,陌地遇亲人,那种感动大概就是如此吧。

  于烬和郭天都在狂笑大哭大喊,而一旁的寻白却是一脸发懵,呆呆地看着两位,有些反应不过来。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郭嘉,字奉孝,昔日曹丞相的军事参谋军师祭酒。”郭嘉用油腻滑溜的双手擦了擦眼泪,抿了抿鼻涕,然后声线略带沙哑地说道。

  “你是郭奉孝?”于烬自然知道郭嘉,昔日丞相帐下的一位谋士,还被丞相称为奇佐,才识超群,是王佐之才。但是如今郭天这副满嘴油光,壮硕无比的身材,却丝毫没有那种才识之士的感觉,这种反差让他感到好笑。

  “笑我干嘛,你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还不是这么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刚才还被一个雏兵打趴了呢。”郭天看出于烬的笑意,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于烬笑了笑,有些无奈,“天意让我身世如此,我也没办法。你不是可以做到那个什么扭转天地之气吗?要不你把我也扭一扭,看能不能变成你这样彪悍霸气的样子?”说到彪悍霸气的时候,于烬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实在不好把眼前的郭天联想到昔日那位运筹帷幄的鬼才郭奉孝之上。

  “唉,我其实能在这个世界重生,已经算是逆天了,你或许是个意外,但我却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重活一世的。”郭天又灌了口酒,叹息道。

  “这种事是努力就可以办到的吗?”于烬感到吃惊,他确实应该是个意外,糊里糊涂地就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你看这个。”

  郭天忽然从怀里取出一个轻巧的圆盘,圆盘是石制的,造得非常简易,但却打磨得很光滑,上面均匀刻有一百道围着圆盘边沿的竖线刻痕,还有一个指针。

  “这是乾坤盘,是我最近临时做出来,利用乾坤盘,我可以短时间看到自己或者别人身上的‘气’,从而判断自己或者这个人最近气运如何,也能看出未来的一丝气运。”

  “前世的我身患重病,我便依靠乾坤盘的指引,觅到了一条生路,然后给我自己布了个续命阵,再然后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一名铁匠,而且身世还是前朝大金的镇国元帅郭飞仪的后代。”

  郭天叙说着自己的死亡以及重生,眼神中同样满是怀念与遗憾,他满腹经纶,想要成就一番功名大业,却无奈病死,所谓的续命阵也只不过是灵魂重生而已。

  “我死后,丞相是否完成一统大业?”郭天的前世同样有遗憾,深深叹息一声,然后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