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灵仙 > 186 桃夭仙城
  等总结消化完这一次苦修洞之行后,骆青离又接连去闯了几次。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确实是门内筑基弟子锻炼自身的好去处,每次通关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尤其是最后一关的镜像,于她而言收获最多。

  骆青离之前创下的纪录在这几次闯关中再次被刷新,苦修洞外石碑上的百人名单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她却始终占着第一的位置岿然不动,也自然而然地成了玉蟾宗门内众多筑基弟子的典范。

  等骆青离顺利将苦修洞的通关纪录刷新至八日之后,离中原的丹师考核大赛开始还剩下半年,她收拾了行装,又去坊市置办了一些物品,给几个好友留下传讯符后,便带上小五准备出发去中原。

  唐老三见她又要离山,不由微微讶然,“骆师叔这才回门三年,便又要出去游历了?”

  这三年骆青离虽一直都在飘渺峰中,鲜少出门,可她的名字却几乎没有在门内众弟子口中断过。

  既破了薛策保持的突破筑基中期的纪录,又创了苦修洞中赵悬霆维持的魁首纪录,加之早些年她刚刚筑基后在演武堂一挑五的壮举,现在的骆青离俨然已经成了门内低阶弟子争相传诵的传奇人物。

  唐老三也不由自主对她的动态关心起来。

  骆青离笑了笑说:“师父交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去中原参加丹师考核赛,这便准备出发了。”

  “丹师考核赛?”唐老三也想起了有这么一茬,眸光突地一亮,好奇问道:“骆师叔这是冲着几阶丹师去的,又有几成把握啊?”

  南诏九宗之中,沧海宗最是精通炼丹一道,但玉蟾宗这方面的人才却不多。

  宋惊鸿是整个玉蟾宗最厉害的炼丹大宗师,当年还是筑基中期的时候她就在中原丹师考核大赛上拿下了六阶丹师的名号,可谓轰动了一时,可那都是七百年前的事了,自那以后,玉蟾宗出过的丹师倒是不少,却再没有一个在炼丹一道上如此惊艳的大丹师。

  骆师叔既是惊鸿真君的弟子,在炼丹方面,应该也是明师出高徒吧?

  骆青离微微一笑,“我尽力争取拿下高一些的名次。”

  师父给她定的目标是拿下六阶丹师的称号,她自认以自己目前的水平,炼制六阶丹药基本十拿九稳,甚至连七阶丹药也有一定把握,不过具体结果会怎样,还是等考核赛比完了再说吧。

  唐老三连连点头,也不再多问,嘿嘿笑道:“那我就在玉蟾宗静候骆师叔的好消息了!”

  在掌事堂登记完后,骆青离便下了山。

  离大赛开始还有半年,她现在从南诏赶去中原,时间上绝对是足够的,正好小五也想要多看看沿途的风光,骆青离便没有借用传送阵,而是一路御器飞过去。

  小五在灵兽袋中四处张望,显得尤为兴奋,“主人,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呢?”

  骆青离迎着风道:“丹师考核赛在中原的武陵郡举办,我现在要去大赛举办地,等结束后,我们可以在中原转转,就当作是游历了。”

  小五目光微亮,“那会看到很多漂亮姐姐吗?”

  骆青离不由失笑,“应该会吧……中原的地域面积足有南诏的数倍,修士数量也多得多,我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个大型仙城,那里有许多修士,应该也会有你说的漂亮姐姐。”

  “那主人我们快些走!”小五高高扬起了脖子。

  骆青离摇摇头,加快了御剑飞行的速度。

  中原共有十二个郡,每一郡都设立有一座道塔,作为当地最大的修仙势力。

  这十二道塔的塔主,无一不是元婴修士,他们皆以靠近鬼域的雷神道塔为尊,而雷神道塔的塔主未央真君,则是公认的中原第一高手,据说此人已经是元婴大圆满的修为,只要一点契机,便有晋升化神的可能。

  中原和南诏的修真文明其实相差无几,但大大小小的修仙家族数不胜数,竞争要激烈得多,可相应的,中原的整体修真水平也比南诏高了一截,在大多数中原人的眼中,南诏的修士就是一群蛮夷。

  当年五山郡程家的一鸣真人带着人上玉蟾宗来挑战,未尝不是有那么些许中原比南诏高一等的意思。

  整个浮华大陆上,学习道门五艺的修士不少,可真正精通的大师却不多。

  在中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办一些考核赛,无论是炼丹炼器还是布阵制符,各种赛事都有,凡是在这些赛事中脱颖而出的修士,无疑会受到修真界的瞩目,也多得是修士将之视为一种荣耀。

  丹师考核大赛是在中原这十二个郡中轮流举办的,这一次挨到的是鎏金道塔所在的武陵郡,主办地亦是武陵郡最大的仙城之一,桃夭仙城。

  这种丹师考核大赛,针对的主要都是筑基修士,评审也多数为金丹期的炼丹大师,至多便是有一位元婴真君在大赛开始之际露个面镇个场子。

  骆青离这回没易容也没用化名,既然是来参赛的,她代表的就是南诏玉蟾宗,同时也是代表的她师父宋惊鸿,她打定主意要尽可能地拿下更高的名次,为门争光。

  中原的丹师考核赛素来公平权威,无论是南诏还是中原,每隔十年都会有不少修士前来参加比赛,等骆青离悠哉游哉地抵达桃夭仙城的时候,离赛事开始就只剩半个月了。

  这个时候的桃夭仙城极为热闹,放眼望去俱是修士,尤其坊市之中更是人满为患,每一间铺子里都挤满了修士。

  骆青离先去了仙城的掌事堂报名参赛,登记了一些基本个人信息,然后就去了坊市的灵兽铺子,准备收一些五阶六阶的妖兽兽血。

  门内掌事堂收不到太多,她的炼体术就一直僵持在这个阶段,这次来桃夭仙城的路上,她每到一个中型或是大型的修仙城镇都要停上一停,看能不能买到高阶兽血。

  高阶兽血往往是制符师买来绘制高阶符箓用的,到了这个阶段的妖兽兽血都是按照罐来售卖,且每一罐的价格还不低,门派坊市之中,各类物品对门内弟子都有相应的折扣优惠,可在外头就没有这么好了。

  骆青离这一路兽血没收多少,灵石倒是已经撒出去了大把。

  比起其他店铺,灵兽铺子的生意算是冷清的。

  骆青离询问了一下金系或是火系高阶兽血的情况,伙计笑着道:“有的有的,不知仙子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伙计闻言讪讪笑道:“这位仙子真是不好意思,最近桃夭仙城的修士剧增,许多东西供不应求,小店出了个限购的规矩,一人至多只能购买十罐高阶兽血。”

  骆青离轻轻拧眉,“我可以出双倍的价格。”

  “出几倍价格都一样。”伙计摇摇头,“这是桃夭仙城的惯例,不仅仅是在小店,整个坊市都是这样的。”

  骆青离抿了抿唇,伙计又问道:“仙子要买吗?”

  “来十罐吧。”她无奈叹了口气,人家也是开门做生意的,这个仙城的规矩是这样,她这外来客就只能遵守。

  小五这一路都是看着骆青离收兽血过来的,可小半年过去了,也只零星凑了一桶血浴的量,小五眨了眨眼说:“主人,可以用小五的血吗?”

  骆青离一愣,好笑道:“你别傻了,我就是再收不到兽血也不会用你的。”

  “可是主人这样太耗费时间了。”

  “不就是耗点时间吗,慢慢来总能收到的,我又不着急。”骆青离轻轻抚了抚灵兽袋,“你的心意我领了,你是来做我的灵兽,不是来给我当牛做马的,以后这种事就不要再说了。”

  小五微微垂下了头。骆青离不会用它的兽血,而且它是水属性的海兽,兽血也是相对温和的水属性,就算她愿意用,效果也不会好。

  人修只有猎杀了高阶妖兽才能够获取高阶兽血,这些兽血大多都是被人修用来制符的,像骆青离这样用来炼体的还真不多见。

  高阶兽血在人修世界里已经算是稀罕物,但在妖修的世界里,却是再平常普通不过的东西。

  有什么地方的高阶妖兽会比西部大荒还要多呢?

  小五想到了大荒的二公子,将七星海螺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取出,对着里面“呜呜”说了两句,然而对方却迟迟没有回音。

  小五颇有些失望地趴了回去。

  骆青离付了灵石,收下十罐兽血之后正打算再去其他灵兽铺子里看看,那伙计忽然问道:“仙子,您可是为了丹师考核赛来的?”

  骆青离回眸,那伙计颇为热情地取出了一块玉简,“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里面是大部分参加这次考核赛的筑基期丹师名单资料,无论是擅长的丹药种类,还是能够炼制的最高丹药品阶,这里面都有详细说明,仙子若是感兴趣,不如买一份?”

  “多少钱?”骆青离看了一眼,确实有些感兴趣。

  “不贵,一份三十灵石。”伙计笑着说:“这些日子来参加丹考的筑基修士时常会去坊市中的茶楼酒肆交流炼丹心得经验,这里面好些消息都是这段时间收集来的,可能会有出入,但大致应该是差不了多少的。”

  骆青离点点头,数了三十块灵石交过去,那伙计又拿出了一块玉简。

  “仙子,我这儿还有这次丹考可能会出现的试题,您要不要也来一份?”伙计拍拍胸脯打着包票说:“这可是名家押题,上一次丹考的时候好些人没有买,结果等考核结束了才发现考核试题与押题重合率极高,好多人可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伙计不遗余力地推荐,骆青离也有点好奇这押题押的都是什么,又花了五十灵石买了一份。

  最后等她终于走出店铺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三四枚玉简。

  又转了几个灵兽铺子,买了些兽血后,骆青离便准备找个地方落脚。

  她到的时间有些晚,现在的桃夭仙城人满为患,客栈中好多房间早在一年前就被预定走了,就是灵气洞府也没有空余。

  小五望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问道:“主人,我们住哪啊?”

  “玉蟾宗在桃夭仙城有门派驻地,暂时在那儿落脚好了。”

  骆青离一路走进城内深巷,找到了玉蟾宗设立的驻地,出示了身份玉牌。

  留驻的筑基弟子见了玉牌,恭敬地将人请入门内,“原来是骆师叔,这儿给您备着房间,请随我来。”

  骆青离好奇问道:“你们知道我会来桃夭仙城?”

  那筑基弟子笑着说:“惊鸿师祖早两年便打过了招呼,我们早就备好了,一直在等着骆师叔到呢,眼看着赛事都快开始了,我们还以为骆师叔已经在城内别处落脚了。”

  骆青离淡淡一笑,比起其他参加丹考的修士,她来得确实有些迟。

  “对了,除了我之外,玉蟾宗还有其他弟子来参加丹考吗?”

  筑基弟子点点头,“有的有的,光是这里就住了有七八人了,不过现在他们不是在房中便是出去了,骆师叔若是想见我可以联系他们。”

  “不用了,我就是随便问问。”

  玉蟾宗的精英堂分了丹器符阵四堂,骆青离的阵法是在阵堂学的,而炼丹之术却是宋惊鸿直接教的,丹堂的弟子她也没怎么见过,没必要去兴师动众。

  筑基弟子将她带去了落脚房间,骆青离轻轻颔首,收拾了一下便掏出之前在灵兽铺子买的玉简草草看了眼。

  现在的桃夭仙城中,卖这类玉简的铺子有很多,不管有用没用,许多参加丹考的修士都会买上一份。

  那份丹师名单上洋洋洒洒地列了几百个名字,从姓名年龄修为来历,到擅长炼制的丹药种类,以及能够炼制的最高品阶丹药等等,一水儿写得密密麻麻。

  骆青离草草扫了眼,这上面的人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原,她几乎都没有听过,但其中倒是有几个名字被重点标识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