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扶明录 > 第1837章
  黄河战线最近局势很复杂也很乱,导火索就是李岩出其不意打下对岸贼军的耳目城堡朝邑,随即双方你来我往各显神通终于把水搅浑了,使得河津被围,潼关一触即发,大荔更是险些被官兵破城。

  作为西安的中路大门,大荔的存亡牵一发而动全身,两方人马在这较力,若非刘芳亮千钧一发前来驰援,官兵已然破了大荔。

  最终官兵带着遗憾北去抓兔子了,而大荔城内则全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满城嚎哭的声音持续到很晚很晚。

  有的是无辜百姓遭了战火死了人,肝肠寸断。

  有的是战友战死,痛心疾首。

  有的则是劫后余生放生痛哭发泄情绪。

  不过到了后半夜,终于安静下来了,哭的人累了,困了,特别是坚持了几乎三个日夜没睡的士兵,前一秒或许还在吃着干粮下一秒头一歪腿一伸就睡着了。

  但有人睡不着,即便眼已然布满了血丝。

  高一功,刘芳亮,田见秀,三个贼军大佬!

  虽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进攻的官兵击退,使得大荔城还攥在手里,几人只有庆幸还谈不上喜悦,毕竟谁也不知官兵的下一次进攻在什么时候发动,自己又能否扛得住。

  天黑之前官兵数千骑兵绕城袭扰,让他们心神绷紧,而后又来了许多人围城,当时三人都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哪只城外官兵只是将家伙什拖走了,并未进攻,松了一口气之余也开始疑惑官兵此举何意。

  难不成是要撤走?

  不太可能,打了三天拼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就突然放弃了,就因为了来了援兵?

  但他们为什么把家伙什拉走啊。

  三人想不通,但也知道官兵短时间内不可能在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至少要恢复个一两天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他们要尽快修复防守工事以及遣人去外边求援。

  而且即便这几天内官兵发动进攻他们还是有把握挡一下的,而且外边还有两三千兵马,虽不多,但若能在官兵攻城的时候从外袭扰一下,刘芳亮再率兵出城搞一下,城上防守依然由高一功和田见秀负责,如此三保险之下,足够撑到援兵前来。

  手下将士已是疲惫不堪,可城防修复却拖延不得,于是城中百姓不论男女妇幼都征用,更是遣探马出城严密监视官兵举动。

  三人虽疲惫却根本睡不着,猜测官兵的下一步行动,潼关那边打了没有,闯王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不觉天色渐凉,眼见一夜没动静三人也再也撑不住准备睡觉时,探子来报说,官兵有骑兵封锁了蒲州周边令他们无法靠近官兵大营,但即便如此还是让他们发现一支官兵去往朝邑方向。

  官兵粮草不足,应该是去朝邑或者蒲州押运粮草的队伍,三人果断做出这个猜测。

  这个猜测自然是有根据的,虽然李岩破了朝邑甚至出兵围攻大荔,但他绝对不可能将粮仓转移到朝邑城内,粮草是军队的命根子绝对不可能置于险地,即便上万大军在对岸,他也只能分批次运过去,比如一次供应三五天的分量。

  这个猜测当然是错的,那是吴惟英的神机营,但也不是全错,马花豹等人的粮草确实已见底了,也确实让吴惟英捎话过去请求补给。

  之所以没有等补给到在发兵实因兵贵神速,且他们料定那三个兔子窝里应该也有不少存货,只要破城吃的喝的都有了。

  至于官兵的骑兵在城外游走拦截封锁他们的探马,那就是他们要准备作长时间围城的打算了,更是要切断他们和外界的联系。

  围城可以,但切断与外界联系不行,三人商议之后,决定要出城打一波,掩护探子冲出去求援。

  不过未免着了道,三人相当的谨慎,先回房小憩一会待天色大亮后登城观望,见城外四周有不少骑兵在游荡,有的甚至就在近在护城河外,只要见到有贼兵探子出城就张弓疾射或者纵马围追堵截。

  声东击西,刘芳亮令手下一贼首率兵五百从北城冲出去,另有三十余探马从其他门出城,很快就被城外的官兵发现开始围追堵截,只有北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