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大佬只想撒娇 > 第9章 第9章
行过九星天不久,就到了落枫谷。

  落枫谷入口处设有极为复杂的结界,移花接木,将百里外的风景挪了过来。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士,若是不佩戴特制的令牌,都没办法进入落枫谷。

  楼折翡听着姜白的讲述,颇为惊奇,偷偷用灵力试探了一番,果然如泥牛入海,灵力一触碰到结界就消失了。

  “这结界会不会被破坏?”

  “不会……吧?”

  青鸾操纵飞舟进入结界,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轻笑出声:“落枫谷已经存在了近千年,这结界从来没有被损坏过。”

  进入落枫谷后,青鸾就放他们离开了。

  姜白的住处离得不远,怕楼折翡害怕,他并没有御剑,两人一路徒步走过去。

  月光洒落一地,四周的树上挂着萤火灯,白色和黄色的光交融在一起,将路照得透亮。

  一边走着,姜白一边指着沿途的各种东西,给楼折翡介绍。大到楼阁宅院,小到一花一木,他都能讲得头头是道。

  楼折翡听得颇得趣,也不嫌他话多烦人了,偶尔姜白停下歇两秒,他还会用眼神催促。

  “前面就到我的住处了。”姜白说得口干舌燥,舔了舔唇,“谷里还有好多有意思的东西,等得了空,我带你四处转转,一一说给你听。”

  楼折翡意犹未尽地点点头:“好。”

  姜白和姜竺白杳住在同一处宅院里,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隔着一道长长的回廊,距离很远,说是两间院子也不为过。

  “父亲说男人不能太黏人,所以我很早就自己睡了。”姜白指着东边最大的院子,“那是梧桐苑,我的房间就在那里,其他院子大多都空着,没有人住。”

  楼折翡缓步慢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也住在这里吗?”

  通往梧桐苑的石径旁种了不少花木,开得正盛,姜白摘了一朵红色的小花:“对,梧桐苑里有两个房间,阿翡和我正好一人一间。”

  他把花茎掐去,只留短短的一截,放进楼折翡的掌心:“这种花名叫除忧,四季常开,摘下后三日不枯,据说放在枕边可以避免做噩梦,送给你。”

  除忧花小小一朵,仿佛一滴朱砂血,楼折翡拨了拨花瓣,轻轻合拢掌心:“谢谢,我会把它放在枕边的。”

  “不用谢。”姜白摆摆手,带着他来到梧桐苑门口,眸底满是激动和喜悦,“阿翡,欢迎来到落枫谷,欢迎来到……我的家。”

  新的住处,新的人生,新的朋友,眼前陌生的环境,正是崭新的开始。

  楼折翡受他的情绪感染,心中也有些激荡:“那以后,还请阿白多多照顾了。”

  梧桐苑里一共有两个房间,紧挨着,姜白住在靠里的那间。

  走到房间门口,姜白突然停下脚步,一拍脑门:“完了,我忘记让人提前收拾一下房间了。”

  “没事,我自己收拾就……”楼折翡推开门,话音戛然而止。

  入目处寒光一片,一眼扫去,屋子里放满了各种兵器,不同尺寸的刀,剑,长/枪……凡是能叫得上名字的兵器,都能在屋子里找到。

  楼折翡默默转过头,语气微妙:“想不到阿白的兴趣爱好如此广泛,这些你都会用吗?”

  姜白无奈扶额:“这些兵器不是我的,都是父亲曾经用过的,我小时候不敢一个人睡,总是哭,父亲就把用过的兵器都搬过来了,说是放在旁边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有它们陪着,我就不会害怕了。”

  “……”

  姜竺是有什么大病吧?!

  是吧是吧是吧?!

  这些兵器都曾跟着姜竺战斗过,或是斩杀过妖兽,或是饱饮过鲜血,都是用生命开的刃,无一不罪孽深重,放在卧房旁边,是怕噩梦做的不够多吗?

  楼折翡一把关上门,没好气道:“他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就不怕你走错房间受伤着吗?”

  姜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只有五六岁的时候走错过几次,后来大一点,就没走错过了。”

  “……”

  合着还真他娘的走错过啊。

  姜白能平安活到现在,也是命大,楼折翡暗自感慨,忽然眉头一皱:“五六岁?”

  姜白不明所以:“对啊。”

  “你五六岁就自己住在这边?”楼折翡语气复杂。

  “不是,我是五岁差一个月的时候搬过来的,之前和父亲他们住在西边院子里。”姜白骄傲地抬了抬下巴,“俏俏他们七八岁才和爹娘分开,但我从三岁开始就自己睡一个房间了,阿翡,我是不是特别勇敢?”

  楼折翡瞥了眼房间里寒光凛凛的兵器,有些心累:“是,你真是勇敢死了。”

  傻死了!

  他关上房门,揉了揉眉心:“还有其他房间吗?”

  若是杂物房还能凑合一下,这阴森森的兵器房他实在睡不了,怕是只有姜白这一根筋的小傻子能挨着这些东西睡这么多年。

  姜白回忆了一下:“有的,可以去其他……去我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