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大佬只想撒娇 > 第14章 第14章
在姜白之前,楼折翡没和人亲近过,人家挨着他,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揣测,这人是不是打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主意。

  别提被打横抱起来了,爹不疼娘不爱,从小到大,他连拥抱的经历都没有。

  一朝尝试,楼折翡惊奇的发现,被抱的感觉竟然很不错,他有些上瘾。

  只是逗逗姜白,没想被再抱一次,楼折翡也不怕被看出来,十分浮夸地弯下腰,揉着自己的腿:“大概是那劳什子的十步路闹的,我没有修为,强行走过来,身体受不太住。”

  姜白沉默地看着他,突然蹲下身:“阿翡,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一个蹲着一个弯腰,两人形成了些微的身高差,姜白正对楼折翡的膝盖:“十步路对普通人伤害不大,更不会伤到你的腿,你在骗我。”

  他的神情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怎么,楼折翡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该说些什么。

  姜白搭上他的膝盖,揉了两下:“阿翡好傻。”

  楼折翡:?

  “想和我亲近的话,直说就是了。”姜白仰头看他,眯起的眼睛里透出一丝骄傲,“在外面抱来抱去,别人会对你指指点点的,不想走路的话,我背你走。”

  楼折翡看着他蹲在自己脚边,有些反应不过来。

  “上来啊。”

  “这……”

  姜白哄他:“乖,先背,回家再抱。”

  “……”

  楼折翡莫名生出一种被宠着的感觉,这感觉新奇,他仔细地体会了一下,还挺不错。

  但最后到底没背。

  屋子里突然出来一个头戴金铃的少女,抱着胳膊倚在门上:“白白,怎么不进来?”

  少女身着湖绿色襦裙,露出一截小臂,眉目若远山黛,表情疏冷。

  楼折翡眼底闪过一丝警惕,这人悄无声息地出现,他没听到一丝脚步声。

  姜白惊呼:“初桑婆婆!”

  楼折翡:嗯???

  少女应了声,视线淡淡地扫过楼折翡,冲他们招招手:“进来吧。”

  楼折翡有些回不过神来,姜白刚才是叫这少女,婆婆?!

  “阿翡,那就是初桑婆婆。”姜白看他愣神,解释道,“初桑婆婆虽然看起来像个小孩子,但她已经几百岁了,比我父亲年纪都大。”

  楼折翡干笑两声:“还真是一点看不出来……”

  修为到达一定境界后,容貌可以维持在想要的阶段,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二三十岁的模样。

  楼折翡活了两辈子,几百年,还是第一次见人维持如此年幼的容貌,像个幼童似的。

  进了屋里,初桑已经坐着等他们了。

  她面前摆着脉枕和针包,旁边放了四只茶杯,每一只里面都是满的,分别是绿、红、黄、紫四种颜色。

  楼折翡觉得稀奇,多看了两眼。

  初桑原本在和姜白说话,突然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楼折翡。

  离得近了,才发现她的瞳色很黑,盯着人看的时候,有一种毫无生机的冰冷感觉。

  楼折翡稳下心神,回之一笑。

  初桑抬起手,依次在茶杯上点了一下:“竹叶,莓果,稻谷,葡萄,是不同口味的灵酒。”

  楼折翡怔了一瞬,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和自己解释:“原来是灵酒啊。”

  初桑倨傲地扬了扬下巴:“都是我酿的。”

  楼折翡福至心灵,毫不吝啬地夸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的酒,你真是太厉害了。”

  “你和白白年纪相仿,该叫我一声婆婆的。”初桑用愉悦的声音纠正道。

  楼折翡:“……”

  顶着一张娃娃脸说出这种话,违和感真的很强。

  楼折翡张了张嘴,实在叫不出来,只能将求助的视线投向在一旁偷笑的姜白。

  姜白抿了抿唇,止住笑意:“初桑婆婆,你快帮阿翡看看伤吧,他不是修行之人,一些伤没办法自行修复。”

  “他不是修行之人吗?”初桑歪了歪头,打量了楼折翡一会儿,突然道,“陈年旧伤,都不严重。”

  她点点自己的眼睛:“只有这一处,会落疾。”

  楼折翡心中讶异,他曾听闻修为高超的医修不必用眼看,就能感知人身上的伤处,并推断严重与否。

  本以为这是无稽之谈,而今看来恐怕不假,世上还是有高人的。

  “落疾?!”姜白语气焦急,整个人慌得不行,“意思是眼睛会出问题吗?初桑婆婆,你能治好阿翡吗?”

  楼折翡按了按他肩膀,无奈笑道:“别害怕,没事的。”

  他眼睛伤得挺严重,上辈子就落了疾,早就习惯了。如今虽希望能治好这一处,但若事与愿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大抵重活一世,也会有挽回不了的遗——

  “能治好。”初桑摊摊手,“我说的是会落疾,可没说不能治。”

  “……”

  她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