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莺出逃 > 第2章 夜莺
深夜,窗外已经下起了小雨。

  卧室内,黑暗覆盖,只有窗外透进来的丝丝月光。

  宋晚辞的睡眠不好,此刻的她秀眉微皱,侧脸陷入柔软的枕头里,长发已经是凌乱的状态。

  无止境的噩梦。

  “她”踏过一层一层的阶梯,抬头是一扇高大的门,白色的纹理,显眼刺目。

  外面响起了雷声,长长的走廊里光线也是昏暗的。

  门缝轻掩,“她”站在门外,透过门缝看向里面,漆黑的没有一丝光线。

  “她”试探性地喊:“妈妈?”

  没有回应。

  “她”试探性地推开门,将脑袋探进去,入目的还是黑色。

  奇怪的血腥气息蔓延着。

  “她”踮起脚摸到了墙壁上的开关,按下去,白炽光瞬间充满房间。

  “她”终于看清了房间,红色的液体顺着地毯蔓延,染红了一片,也顺着地板一直流淌到她的鞋边。

  宋晚辞在梦中惊醒,她睁开眸子,同样入目的是一片黑暗。

  呼吸平缓,思绪却像是陷入了噩梦一般,她不闭上眼睛,噩梦的画面也会一直重复在眼前。

  现在外面是雷雨夜,宋晚辞最讨厌的天气。

  宋晚辞闭了闭眼睛,最后缓缓掀起眼帘,眸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重复的噩梦,已经到每一次深夜醒来让她分不清现实的地步。

  唯有疼痛最让人清醒。

  宋晚辞慢慢起身,打开了床头灯。

  窗外的雨已经愈来愈大,短时间不会停止,外面的景物穿过玻璃,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宋晚辞注视片刻,淡淡收回目光。

  她下床,走到了门边,目光注视停顿片刻最终打开。

  薄景年的房间就在旁边。

  宋晚辞垂眸,最后她走到薄景年房间门口,门缝里透出光亮。

  宋晚辞抬手敲门。

  她很有规律地轻敲了三下。

  房间里没有传出回应,宋晚辞低头搭上门把手轻轻拧开。

  她没有立刻地走进去,只是轻轻地喊:“薄先生”

  黑檀木的气息扑面而来。

  薄景年站立在落地窗前,欣长的背影在地面上拉开一道暗色的长影。

  他听到声音后侧过脸看向门边,墨色的眸子平静又寡淡。

  轮廓分明的侧脸在光线下晦暗不清。

  宋晚辞注视他,嗓音很轻,“下雨了。”

  宋晚辞走进去,关上了门,她走过去脚步也轻,伴在窗外淅沥的雨声好似没有声音。

  “我做噩梦了,薄先生。”

  宋晚辞声音平静,眉眼也是惯有的清冷,看向薄景年时眸子里好像是隔着雾色的远山,朦胧不清。

  薄景年回视,眸子变得深邃幽然。

  气氛沉默。

  宋晚辞:“您有安眠药吗?”

  她就这样温淡地询问,乌发垂于肩下,白色睡裙掩住小腿。病态一般的白,在光线下显眼刺目,与冷色的房间格格不入。

  薄景年转身,眉眼不动,他淡漠回答:“没有。”

  宋晚辞闻言走过去,嗓音在夜色下显得温和了些许,“可是,我睡不着,薄先生。”

  她走到了了薄景年身边,仰起一张苍白的脸,唇色嫣红,眼底揉是碎的月光。

  薄景年垂眸看她,没有反应。只是眼底晦暗,犹如深色的夜景。

  “您知道的,我最不喜欢雷雨天了。”

  宋晚辞缓慢道,话音落下,她直直地望向薄景年的眸子,“您不是在等我来找您吗?”

  五年里有过多少次的重复噩梦,宋晚辞已经快要记不清了。

  她养成了极不好的习惯,每次醒来都会习惯性的去找薄景年,比如今日。

  一个坏习惯的养成本身就需要他人的纵容。

  薄景年冷淡看她,没有回答。

  宋晚辞微微侧目,看向窗外,外面还是淅沥的雨声,伴随着不时的雷声。

  眼前好像又浮现了噩梦的场景,血色蔓延着顺着她鞋底流淌到了门边。

  宋晚辞闭了闭眼睛,最终掀起眼帘,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只有平静。

  她该忘记。

  宋晚辞视线抬起,嗓音轻飘飘的,“我可以睡在这里吗?薄先生?”

  ……

  黑檀木的气息萦绕充斥着房间。

  宋晚辞垂着眼睫,安静的好像入睡一般。

  她躺在床上,乌发和黑色的床单融在一起,被子不过盖于肩下。

  纤细瓷白的手臂在黑色下显眼刺目,倾泄流淌的牛奶一般。

  薄景年闭着眸子,窗外朦胧的月色映于他的侧脸,眉眼也模糊了起来。

  宋晚辞抬眸去看,这张斯文淡漠的脸她已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