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莺出逃 > 第8章 夜莺
宋晚辞目光转过去,对上薄景年幽深而冷淡的眸子。

  气氛冷了下来。

  大抵是没去公司的缘故,薄景年没有像平常一样穿着西装,只是穿了一件款式简单的黑色大衣。

  站立在那里时,身形欣长,黑色的大衣却如夜色一般,到底是显眼。

  宋晚辞站立于桌面之上,淡淡地垂下眸子注视着薄景年。

  薄景年微抬眸子,冷静看着宋晚辞,并未有一丝一毫动怒的样子,眉眼都是和往常一样的平静。

  他走过去,停在餐桌边,然后像宋晚辞伸出手。

  “下来。”他道。

  春日里,阳光也温和,从玻璃的窗面穿过来,一道橘色的光线落在男人的大衣之上,修长白皙的手上似乎也沾染了光。

  袖口处因为抬手的动作微微露出一点,骨骼分明的手腕上有着一颗不太明显的小痣,在冷白的皮肤下衬的尤为明显。

  宋晚辞视线落下,垂着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最后复而掀起,再次转向薄景年。

  她往桌角的方向走,长长的餐桌上铺垫了一层白色蕾丝边的桌布。

  白色桌布随着她的鞋跟而移动,原本用玻璃盖着的花瓶也顺着倒下。

  水染过桌布,顺着桌角倾泄流下。红色玫瑰坠到桌面上,红与白,静寂的鲜艳。

  宋晚辞下意识地转眸去看,玫瑰的花瓣被压挤,红色染到了桌布上。

  一瞬间,重复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

  她不再去看,走到桌边,她微微弯腰,将手搭在了薄景年手上。

  温热顺着掌心一直蔓延至心脏,稍稍驱赶了些刚刚的冷意。

  宋晚辞蹲下身子,裙摆擦过桌面,纤细瓷白的小腿顺着桌角落下,她坐在了餐桌上。

  薄景年眸色沉沉,最后抬手将宋晚辞抱了下来。

  手臂触上腰肢时,宋晚辞淡淡出声:“您不问问我原因吗?”

  一个莫名其妙的举动,总是需要原因的。

  薄景年眉眼温淡,他并未回答宋晚辞的问题,而是低声道:“油画明天会换下来。”

  没有回答问题却好像是已经回答了一样。

  宋晚辞目光顿了顿,并未说话。

  于远早早的就听到了这样大的动静,他走到大厅,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有些惊讶。

  “这是?”

  薄景年的手臂并未放开宋晚辞,他低头看着宋晚辞,神色仍是平静,目光不过轻轻地扫过满地的玻璃碎片。

  他又收回目光,却开口道:“叫人来收拾干净。”

  于远虽不明白原因,但还是立马应了下来,“好,我马上找人。”

  一直安静着的宋晚辞并未挣脱开薄景年的怀抱,她迟缓地眨了下眼睛,最后道:“我想休息了。”

  薄景年垂眸看她,最后将她拦腰抱起。

  宋晚辞神色平常,在薄景年抱起她之后,她抬起手臂环住了他的脖颈。

  手臂上细腻微凉的肌肤擦过男人的衣领,也触过他的喉结,然后清楚的感受到喉结向下滚了滚。

  带着清浅药香的吐息落在男人脖颈处。

  上楼时,宋晚辞本就靠近的唇碰到了薄景年衣领。

  隔着一层衬衣布料,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唇上的温热。

  薄景年脚步轻微的顿了下。

  宋晚辞目光越过男人的肩膀,落在那幅被砸碎了的油画上,最后淡淡出声:“她们说的很对,我确实适合精神病院。”

  一句不明不白的话语,是在平常不过的陈述语气,没有一点情绪波澜,仿若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薄景年眸子里的暗色细不可微的变化了下。

  随后宋晚辞又淡淡道:“薄先生,我好晕。”

  这是宋晚辞惯有的毛病,每次心理问题严重时会控制不住的头晕呕吐。

  次次如此,薄景年是清楚的。

  原本就低沉的嗓音此刻变得更为低哑,一惯冷淡的眉眼更显得冷,他道:“明天去医院。”

  宋晚辞垂眸,想也不想的拒绝,“不去。”

  嗓音是温淡的,语气却是平静。

  医院那个地方她最不喜欢,甚至于讨厌。

  薄景年的嗓音很低,他道:“没有商量。”

  只是简短的四个字,字字不容拒绝。

  走到了卧室里,薄景年弯腰将宋晚辞放于床边,手臂将要从腰上撤离时,宋晚辞扯住他大衣的衣角。

  薄景年停住,垂眸看她。

  宋晚辞抬眸,声音很轻,“一定要去吗,薄先生?”

  薄景年眸色未变,如往常一般回答:“是。”

  “可是,我不想去”

  宋晚辞扯了下薄景年的衣角,抬起的眸子里好似坠满的月意的水面,眉眼也似乎温和了些许。

  薄景年清冽的眸子眯了下,注视着宋晚辞的眸子沉沉如渊,他并未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