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莺出逃 > 第9章 夜莺
宋诗画摇头,嗓音也软:“不是的。”

  “前段时间家里收拾东西,翻到了一些姐姐和你母亲的旧物,也不知道姐姐是否需要了,所以都用了一个小箱子装好……”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往下道:“不知道姐姐你是否需要回去取呢?”

  宋诗画带着盈盈的笑意说完,她生的眉眼清丽小巧。

  一眼能看到的清纯明媚气质,即使她今天穿了一件张扬的红色裙子,但丝毫不受影响。

  所以她靠着这张辨识度比较高的脸,快速的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

  宋晚辞还未开口,宋诗画就又道:“是一些姐姐小时候的东西,还有一些你母亲留下来的首饰。”

  “要不这样吧,姐姐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我托人送过去好了。”

  突然的热情与和善都显得很奇怪。

  宋晚辞表情不变,她浅声道:“不麻烦了,我明天让人去取。”

  她说完就不再开口,保持了一惯的安静。

  “好。”宋诗画应声,然后又接着道:“姐姐也有好几年没回家了,不知道姐姐今年会回来吗?”

  “就不了。”宋晚辞仅用两个字拒绝,嗓音也是轻的,似乎并未有任何犹豫。

  宋诗画笑意不变,她继续道:“父亲一直都很期待姐姐回家”

  “这些年每每提起都觉得伤心,当初姐姐搬出去的时候,年龄还那样小,离开这样长时间也没有与家里联系”

  “姐姐真的不打算回家看看吗?”

  宋晚辞安静听她说完,眉眼始终是温淡的样子,“宋诗画”

  宋晚辞垂下眉眼,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语气也如平常一般,“你七岁进宋家时,一直喊的是我的名字,如今倒也不必改口。”

  这话是平铺直叙的,换谁来说其中的意思与冷淡都太过于明显。可宋晚辞不是,她只是淡淡说出,并无其他语气。

  宋诗画:“那时也是年龄小,太过不懂事,看姐姐你并不常说话,还以为姐姐是不喜欢我”

  “也一直没敢主动换成姐姐这个称呼,也是我的问题。”

  宋诗画到底是在娱乐圈呆了几年,脾性也收敛不少,哪怕宋晚辞的态度是疏离的,她脸上的笑意却仍是不变。

  “姐姐还是比较在意吗?如果现在这个称呼你喜欢的话我会换回来的,希望姐姐不要疏远我”

  宋诗画声音软,说到后半段时声音小了下去,仿若真的是极小心翼翼一般。

  宋晚辞抬眸,淡淡道:“疏远吗?”

  一句疑问语气,偏没有太多情绪。

  “我们之前的关系有很好吗?”

  是住一个宅子的表面家人,没有必要的时候几乎不会交流,未曾有过亲密关系,倒是谈不上疏远。

  宋诗画正要说话,身后却传来一道声音,“诗画,你怎么在这?我可找你好半天了。”

  宋诗画转头看过去,门口站着她的经纪人叶笙。

  叶笙显然也看到了旁边的宋晚辞,但她并未多问,只是道:“快走了,等会还有一个活动呢。”

  宋晚辞目光看过去,然后对宋诗画道:“我先回去了。”

  然后转身离开。

  虽冷淡疏远,该有的礼貌却是半分不少。

  宋晚辞走后,叶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出于职业本能,她问道:“刚刚那个是?”

  宋诗画收回目光,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之前和你提起过的,那个搬出去了的同父异母姐姐。”

  叶笙点头,“原来是她。”

  她中肯点评,“很有气质,清冷型美人,我记得张导的新电影就在找这样类型的女主角。”

  宋诗画兴致缺缺,“那不是很好找,前几天不还见一个。”

  她话音落下,又忽的道:“叶姐,你联系一下张导,就说我可以降薪出演女主角。”

  她说完又戴上那个墨镜,向外走去。

  她和宋晚辞有什么好比的?

  _

  落日时分,薄景年回来时,宋晚辞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

  一个电影奖项的现场直播。

  宋晚辞目光注视着,眉眼平静,也看不出什么喜怒。

  电视里,宋诗画站于舞台上,手里拿着精致的奖杯,笑意盈盈道:“今天能获得这个奖项,还是要很感谢唐导演,是他一直在幕后耐心的指导我表演上的内容……”

  通过电视传出来的声音总归与真实嗓音有所差别,宋晚辞的思绪渐渐飘远。

  周瑶就带着宋诗画搬进来时,她母亲刚离世不过一个星期。原先她一直被她父亲宋随养在外面,安静本分,从未主动上门。

  可她母亲还是发现了。

  宋晚辞掩下长睫,墨色的眸子如洗不净的砚池一般,浓墨重彩的暗色。

  除此,再无其他。

  眼前人仍浮现着蔓延开来的血色,这次又忽的变成一张冰冷的脸色,沾染的鲜艳的红……

  宋晚辞抬起眸子,神色平静地看着,电视上所散发出来的光线照于她过于清冷的眉眼上,虚幻而幽然的水墨画。

  她听到了不明显的脚步声后,拿起一边的遥控摁下开关,电视的声音戛然而止。

  整个大厅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她转头看过去,薄景年已经走到了沙发旁侧,垂着眉眼瞧她。

  宋晚辞抽出茶几上的病例诊断书递给薄景年。

  这份诊断书应该早就有人提前发给了他,宋晚辞心知,但还是递给了他。

  修长干净的手指捏住了纸张,薄景年眉眼冷淡的注视着上面的文字,然后他问:“药吃过了?”

  宋晚辞摇头,去医院的路途有些遥远,路上耽误了太长时间,今天的药只吃了早上的一遍。

  薄景年目光从纸张上移开,眉眼清冽却是惯有的冷淡,大厅顶端着灯光落下,朦胧却清晰。

  西装领带上别着的领带夹在光下也折射出细微的光线。

  “这周还需要去一次医院,以后每周两次。”他淡淡道,嗓音也再平常不过。

  宋晚辞垂着眼睫,并未应声。

  安静几秒,她道:“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