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国士 > 13.大小狐,新旧白衣,帝都赋(二)

13.大小狐,新旧白衣,帝都赋(二)

  寒冬里围炉夜话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需要有太熟的朋友,只要能谈就好,不必有太好的食物,只要有足够的盐分和温度就好。

  在夜里,等到李祀把几盘菜上全后,纵然是白天杀气凛然的吕姐姐也恢复了往日的柔和,虽然洁癖之故,特别嫌弃徐庶的她一个人单独拿几个小盘子装蒸肉和蔬菜,就连那坛子村里人送来的腌萝卜,这位少女也单独找了一个小白碟子挑出一些慢慢吃。

  而对于李祀来说,这位姑娘纵然会偶尔爆发出威胁全村生命的巨大危险。

  但比小凉要好伺候的多,首先,她不挑食,在边塞可从没有什么精致生活过,李祀一个外人都难以想象,这么一位美人,是如何抱着冷硬的干粮啃的,而这也造成了只要李祀做出来的东西,她从不挑拣,而且都能吃光,从神情来看吕大将军对李祀的厨艺还是挺满意的。

  而且如果不出现如今天白天那样极其不和谐的事情出现,吕姐姐平日实在称得上是善解人意,

  而且除了偶尔愤怒时候做出要杀全村的决定外,并没有提出任何无理要求。

  实在是个很规矩,很讲道理的客人,在日常行为上也最大限度的做到了客随主便,当李祀去处理村务时,家中没人,吕姑娘也不会出门,而是翻读佛经看家。

  偶尔心情不错会把米饭蒸好,她养的那头赤兔马会自己进山捕捉肉类食材不去说,甚至在李祀做饭时,这位美人也会搭把手,比如添柴或者翻炒几下。

  当然,眼巴巴缠着李祀在入睡前讲故事的事情更加不会有……

  趁着气氛还算融洽,李祀以一种看似不经意的语气问道:“吕姐姐,你要走一趟幽州城下?”

  闻言吕布手中的筷子一滞,然后恢复正常把一叶青菜塞到嘴里嚼着,点了点头。

  李祀试探着问道:“那带我一起?”

  吕布不说话了,细嚼慢咽直到咽下去嘴里的东西,才平平常常的开口应道:“可以……”

  四句话,几十个字就说好一切,两人都没问多余的东西。仿佛相知多年,默契天然。

  可旁边的徐庶是个有吃的也堵不住嘴的家伙,他撇嘴道:“吕将军是要亲自过去保董胖子进京?真不知你图什么…难道你还真认为天下大乱,你们武人的地位就水涨船高?那只会死的更多罢了…”

  吕布笑的很真诚,淡淡的道:“在乱世死于沙场也是不错,何况我边关将士死前还可多割人头,士绅豪族三公九卿大夫…逃不过”

  然后她再不言语,似乎觉得并没有必要和徐庶解释,徐庶也不是平日的无赖样子,在李祀看来他的眼神中只微微带着几分讥讽的冷意,

  对于一心想着征服匈奴,并且奴役西域各国的徐庶而言,吕布是个蠢女人,甚至于任何满足于在汉朝割据的家伙,都很蠢,在他看来,堂堂大汉子民,生来高人一等,所需金银人口粮食,皆可由四海蛮夷外邦奉贡,若有不宾服着,兵锋所指,大可杀之。

  如今这等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的局面,真是天下人蠢透了,哪怕有几个聪明的,也遗憾和他徐庶不是一路人。

  李祀嚼着白饭,默不作声,饭桌上气氛冷寂尴尬。

  李祀叹了口气,给徐庶添了些白饭,轻声感慨道:

  “天下是众人之天下,国家是众人之国家……

  既然生于此,谁都有无奈…日后纵有兵戎见日,以这点微薄情分各自不必留情…

  但今夜唯吃而已……”

  @#¥%……&*(

  幽州大城墙,高十几丈,在月色下显得颇为诡异,若是细看就会发觉,四面城墙上都布满着细锐的毛刺,大小不等,这是庞统配合天寒用植物根茎配合少量黏米熬煮浇筑出的,其软硬程度很有讲究,足以将攀爬城墙者的肌肤刺破,布满城墙之后又使得城墙整体光滑无比。

  虽然不能对攻城的西凉军造成致命的困难,却也有些小麻烦,而雄踞在几万西凉军前的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