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雄 > 第1269章出海
  杜伏威的到来,可以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别说王雄诞想不到,其他人没见到真人之前,也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杜伏威是什么人?那是山东的大贼头,后来流窜到江淮,一来二去成为了据有江右的一方诸侯。

  这里面经历了多少厮杀,流下了多少鲜血,又经过了怎样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凡是经历过隋末战乱的人们,都会清楚其中的不易。

  只是杜伏威和其他诸侯不一样,在隋末诸侯当中存在感比较低,因为当他占据的地盘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这厮就左顾右盼,总想找个明主来投靠。

  挺有意思的,他出身微末,嗯,这都算是夸奖他了,杜伏威以前是个摸墙头的盗贼,强盗里最不被人瞧得上的一个行业。

  刘弘基以前也小偷小摸过,可人家偷的还是战马,冒的风险比较大,杜伏威纯粹是没了生活来源,自己又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于是偷点钱财来过活。

  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在隋末战乱中乘势而起,转战山东,河南,江右各处,最后占据了江都形胜之地,成为了一方诸侯。

  接着他就不着调了起来,别看人家出身低,还就在意一个正统和家世,像窦建德,王世充之流,他就很看不上眼。

  先向东都的皇泰帝称臣,王世充一旦废了皇泰帝,杜伏威立马就变了卦,不搭理王世充了。

  后来他要投李渊,但是离着太远,中间隔着萧铣,王世充,众人都来相劝,他自己也觉着有点不靠谱,就此作罢。

  再后来他瞧着萧铣有人主之相,有意奉之为主,但萧铣不争气,杀戮功臣如屠鸡仔,顿时让杜伏威望而却步。

  李破其实是他很看不上的一个,在他心目中的那份名单中比较靠后,主要是李破没有家世,边塞小卒起身,和他杜伏威差不多,不配他侍奉。

  可当李破平定了李渊和萧铣两人之后,名单上的人已经极为稀少,于是杜伏威不再耽搁,为取信于人,竟是抛家舍业前来相投。

  不管他做的冒不冒失,现在看来,当年的山东贼可是比其他诸侯聪明多了,而且能够当机立断的抛下那么大一份家业,其人心性之果决,从古至今也不见几人能及。

  如今他便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在长安住的很舒服,皇帝没有慢待于他,更无杀之以绝后患之意。

  过上两三年,竟然还放了他出京领兵,杜伏威之感激可想而知,他这人本就没有与人争雄天下之心,如今有一颗瓷实的大树供他依靠,也就没了其他心思。

  而一旦得到了自由,身上更是轻快万分,重新见到旧部们,他更是喜笑颜开,高兴的不得了,却还没忘了让部下们少要口无遮拦。

  先和宇文士及,苗海潮,文士弘等人寒暄了几句,才把差点忘了的新罗王女金德曼让出来,又是一番见礼。

  宇文士及等人就很诧异,这么一个美人去到长安竟然他娘的又回来了?皇帝还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啊。

  在他们看来,大军既然已经聚集于东莱,准备跨海去新罗作战,那一定是新罗王女说服了陛下,怎么说服的?嘿嘿……

  好吧,看来陛下确实所图甚大啊……

  ……………………

  杜伏威带来了朝廷诏命,任吴王李伏威为行军总管,水路两军都要听他命令行事。

  而杜伏威到的第一天就住进了军营,重新开始了他的行伍生涯。

  接下来就是整军备战,杜伏威令王雄诞,苏定方,还有河北来的,尉迟偕部将刘仁轨各领一千五百人,又令西门氏领五百兵为亲军。

  水军则由陈凌,文士弘两人分统。

  自此大军已经成型,在东莱又操演了一些时日,七月末大军上船扬帆出海,八十六艘海船,铺在海面之上,浩浩荡荡向半岛方向驶去。

  江右水军对海情十分熟悉,即便这片海面对他们来说很是陌生,但也能避开风浪,又有新罗人的指引,几乎不用矫正航向。

  这个时候的新罗人对大唐已是敬若天神,这么大的海船,这么大的一支船队,这么精强的军旅,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

  即便倾整个新罗之力,也无法组建出如此大的一支海军,可大唐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组建,可见中原帝国之强盛。

  当年他们听说高句丽人曾与大隋战于江上,差点连都城都给丢了,还觉传闻有误,现在看来,却是再无任何疑问可言。

  这样的一支大军,在海上哪里还有什么敌手?

  新罗人振奋无比,想象着他们带着如此大军回到新罗的景象,之前的那些困扰着新罗人的烦扰还不都是迎刃而解?

  可让人没有料到的是,新罗此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而渡海大军的第一战很快就会到来……

  ……………………

  七月中,一队人马从积石山南口钻了出来。

  程大胡子一把扯下面巾,大口的呼吸着,却怎么都感觉像是有人掐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喘不上气来。

  脑袋有些眩晕,很有呕吐的**,后来人都知道,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只不过大胡子还成,就是有点呼吸不畅,其他症状还很轻微,并没到当即躺倒的地步。

  他们已经踏足高地,除了那些带来的吐谷浑和羌族向导,其他人差不多都是这个模样,中间有人实在不成,只能让人带着他们返回凉州。

  程大胡子再难受也跑不了,只能硬着头皮前行。

  向来多嘴的他现在连话都懒得说了,只能在心里一千遍的嘟囔着,高地这鬼地方果然名不虚传,也不知俺老程还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这和去敦煌或者是岭南完全是另外一种体验……

  他看了看身边的侯君集,立马找到了些平衡,这厮整日里自诩英雄,现在怎么样?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算是彻底蔫吧了。

  不过当他看到随行的军兵们也低头耷拉脑的,心里便开始担心了起来,这要是碰到了断道的强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